第一条“全面落实取消县城落户限制政策”能释放的政策红利有限,此前全国大多数县或县级市甚至地级市,已经取消落户限制,欢迎劳动力前来落户,一些省会城市亦加入“抢人”大赛。县城取消落户限制,能有多大吸引力呢?

“县城”或“县级市”这种基于行政层级的“身份”命名,与市场经济中城市发展的逻辑是不一致的。对于市场而言,资本、技术、劳动力流动,不看你这个城市究竟是什么级别。比如2021年县级市昆山GDP4748亿,江阴市4580亿,只比副省级城市哈尔滨5160亿元略低,高于好些省会城市,对务工、经商人士来说,可能更愿意去昆山、江阴这类县级市。

“引导人口流失县城转型发展”,这一条弹性较大,同为县城或县级市的级别,其产业环境千差万别,要精准把脉,给出合适的方案,殊为不易。由于现代交通和信息技术的发展,使得资本、人力、商品的流动和行政中心的关系减弱。一些县通过电商把某项特色产业做大,比如陕北某县的苹果、江西某县的脐橙,这些商品已经嵌入到一个长长的产业链中间,在当地种植只是产业链的前端,交易的达成、货款的支付以及仓储、运送,各个点分布很广,未必需要县城作为二传手,那么,产业做大也未必促进县城发展。

当地老板挣了钱,或许在村里修个大宅以便管理生产,再在省城买个房子来有利于和商业伙伴的交往以及孩子的教育,县城可能生生地被错过。 对这样的县城,我以为最重要的是行政层面的改革——当产业不旺、人口外流,几乎只剩下管理职能的县城,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减少管理成本的支出。

有一条旧闻可视为今日中国县城冰火两重天的缩影。2018年江苏昆山发生过一起轰动全国的“龙哥被反杀案”,长刀砍人的龙哥是甘肃镇原县人,进行反杀的于海明是陕西宁强县人,两位西北汉子在中国最富的县级市昆山偶遇而发生冲突。这个故事或许可以说明,什么样的县城才能吸引年轻人。

兰州、西宁这样的省城的人,也有不少跑去江苏昆山这样的县城。“县城”只是一座城市的行政级别标签,能不能留住年轻人很难一概而论。有产业、融入一体化市场的县城,能提供更多的就业空间,不但能留住本地的年轻人,别处的年轻人亦会纷至沓来。

作者十年砍柴,系文史专家、时评人。

主编|萧轶

本文系凤凰网评论部特约原创稿件,仅代表作者立场。

msc44.com手机下载 菲律宾申博在线网站登入 博彩娱乐天天千万免费彩金大派送 629tyc.com 宝盈会平台开号链接
博彩官方直营 万亚平台开号链接 千都官网群 申博菲律宾官方网站 88游戏平台现金官网最高占成
博世界在线充值 鑫博娱乐网上开户最高占成 嫂子的职业星空 大鱼娱乐平台总代理 鸿利娱乐荷官现场发牌
真人娱乐登入 万达游戏真人占成 金沙赌船官方直营登入 金沙赌场私网代理最高占成 汇都彩票平台招商